我們與幸福的距離很近,就在做與沒做之間。

生了女兒Abby以後,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更加細微的關注自己的身體,
總覺得自己有許多地方需要被好好調養照顧。

舉例來說,過去覺得食物就是美味、維生的功能,
現在開始會去注意要吃到原型食物,甚至是它本身具備的能量。
而這些,是過去早已知道的事情,卻從未在我的行為裡顯現。

接著是情緒的臣服,
過往的情感經驗裡,常被說是個「情緒化」的姑娘,
因為高敏感與高理性並存的腦袋與內在,尚未被我好好的整合,
所以當情緒浮出表意識時,已經變成四不像的狀態;
舉例來說:
同時感受到自己的委屈和憤怒,但又理解對方行為背後的原因,
快速的跳到最終的目的-希望彼此的情感更親密,因此選擇將注意力放到別的事項上。

可以想見這樣的行為模式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,
而我卻未去覺察自己「正在做的選擇是什麼」。

近幾年,因為接受了不少訓練,
對於情緒已經沒有太大的排斥或恐懼,不再試著跳過某一個情緒,
就像我雖然知道我的人生最終目標為何,也不急著跳過這些過程,
反而讓情緒變成我喜歡運用的工具和索引,
除了我自己,諮詢的對象也都在其中獲益良多。

而這種品嘗體驗人生的過程,不急於最終目標要盡快實現的執著,
以及,理解每一個情緒背後的需求,不去掩蓋壓抑它,使它鬱悶累積的道理
我想,這也是每一個人都早已知道的道理,但我卻也是近期才做得到。

再來是我人生的大魔王,
對於所愛之人的生涯掌控慾、對於危機的超前部署與迴避。

過去母親對我的教誨便是:未雨綢繆

因此我對於任何事情總會思索,
最糟的情況我能否承受,以及我該做好什麼準備。

這個習慣讓我自認為非常理性且客觀的評估任何情況,但卻沒有意識到,
未雨綢繆代表我已經偏重比較不好的結果,限制了事情的開展。

幾次藉由宇宙的教導,事情的發展總出乎意料的好,
我終於覺察自己的偏頗,我總為最差壞事做好準備,那麼最好的好事呢?
除此之外,好壞的界線又是如何被分野出來的呢?

透過這樣的覺察,我才又回想起,過去的學習:
「問題不是問題,而在於你看問題的眼光」
所以好壞的界線在於,我的眼光,以及我是否單點而平面的去評估事件。
「真正的客觀,在於你已經看清左右兩邊,還有中間。」
所以除了左邊(不希望的結果),也要為右邊(希望的結果)做準備,
至於要做什麼準備呢?

把那個喜悅的心情,先活出來吧。
就像未雨綢繆時,總是把擔憂的心情先展現出來了,
事情的發展也容易往擔心的方向走去,這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
此外,也曾聽人這麼說過:

「智慧,就是將知道的活出來」

這才在這些經驗裡面發現,我學習了許多,探索了許多,
如果沒有將這些學習活在我的每一天裡,而只是讓這些「知識」經過我的生命,
那麼,當每一次我們在別的書籍或是文章、甚至各式各樣的傳播媒體中看見,
那些我們很欣賞的人,活出的生命品質與樣貌時。

好奇的深究其原因,
赫然發現,他們說的,都是我們「早就知道的事」,
這才發現,原來,幸福離我們這麼近,就在做與沒做之間。

About Enya Hsu

「如果有一個人值得你用一生去追尋,那個人就是自己。」

1 Comment

  1. […] 那麼,我們的比較,就會形成一種動力,一份專屬於己的人生的資料庫, 接下來,就只剩下好好的行動(延伸閱讀:我們與幸福的距離很近,就在做與不做之間)囉! […]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