製造假的煩惱,也會創造真實的阻礙。

昨天和一陣子未見的MJ相聚,
慶祝他終於下定決心離職了。

離職這件事情,有的人輕鬆得像呼吸一樣,
有的人,從想要離職到真正離職,長得像萬里長城。

這關乎一個人的決策模式,還有對於「離職」這件事的看法,
以及,你的職業角色是不是佔據你生涯很大的份量,
這個角色常常被使用來評價你自己嗎?

在離職的階段,無論是否直接投入下一個工作,
我們都會進入到一個轉換、適應期,
無論是生活的安排、同事的相處或是自我角色的調整。

這種歷程是非常個人的,有的人會感受到極大的壓力。
但仍有人會感到非常的「興奮」,對未來感到期盼。

當然也有些人是綜合而複雜的感受,
擔憂於未知又期待於新的挑戰。

這些都是值得好好被感知與探索的時刻,
處在壓力及複雜狀態的當下,
總是能夠發現平時不易覺察的信念或是恐懼與焦慮,
以及「心之所向」。

和MJ多聊了一點,發現他對於離職這件事情,
其實還是抱著不小的壓力,
側面的評估他的特質、職能、對工作的態度以及過去經驗,
認為他離職後的發展依然是前景可期,
因此,最大的壓力來源應該不是來自於工作的轉換。

「我離職會讓父母很擔心。」

原來,他認為他離職了,沒有馬上無縫接軌下一個工作,
是一件會讓父母擔憂的事。

「你的父母真的很擔心嗎?你看到什麼?」

我嘗試著想知道父母擔心的方向、行為。

「他們看我這陣子都不太開心,而且想離職一陣子了;我後來去找了職訓課程,他們覺得是蠻好的規劃」

「嗯嗯…聽起來,好像是蠻支持你的,而且他們的擔心,好像比較著重在你過去糾結要不要離職的情緒上?」

「嗯…的確是這樣。」

「所以,看來真正擔心的是你,你擔心讓他們失望」

常常,我們會把自己的負面感受投射到他人身上,

「沒有馬上就找到下一份工作,爸媽會覺得我不優秀」

「我沒有好好餵母奶,別人會覺得我不是一個好媽媽」

「他一定覺得我穿這件衣服看起來很胖」

當然,我們也會投射一些感覺良好的想法,像是:

「這件衣服這麼好看,大家一定覺得我今天很美」

「我這個月業績達標了,主管開始喜歡我了」

「他看了我的作品,大概覺得我蠻多才多藝的」

而這些想法,到底是不是真的呢?我們鮮少去核實確認,
大多數的時候,會失準的都是「負面感受」,
因為負面感受更容易讓我們無法看見此刻真正發生的事情是什麼,
也更容易推測事情如我們所想的糟糕,
直到我們真正去查證自己的負面感受是否為真,
才發現8-9成的事情,沒有如我們所想的令人沮喪。

後來,當我們開始挖掘「真相」,
MJ開始發現自己的壓力來自於自己,
父母的擔憂較多是自己想像出來的小惡魔。

而且,原本想像的父母會很在意自己的離職、沒有馬上找下一份工作這件事
也慢慢蛻變,而看見其實父母更在意的是自己情緒壓力
以及,
看見他們也很開心於,
他終於下定決心離開會讓他感到憂鬱的工作場域。

而這些發現,都被他不斷自責的情緒給掩蓋了;
因此,雖然離開職場鬆了一口氣,也同時感到坐立難安。

這些製造出來的假煩惱,卻會造成我們真實的阻礙。

最後,他發現這些壓力和期待,
很大的層面來自於自己對自己的看法。

我問他:

「有一個人,他離開他的工作崗位,接著,到職訓局報名為期2個月的進修課程;想著接上年後的離職高峰,加上新的學習經歷,再投遞履歷,找新的工作,你會如何評價他呢?」

他靦腆的笑一笑,
終於發現自己對自己的評估已經不在當下,
而較多在於未來的擔憂上。

因此,接下來的功課,則是要看見這些壓力背後,
責備自己的聲音有哪些,和它們好好的對話、看看它們來自什麼地方。
以及,
除了自認做不好、達不到自我期待的事情以外,
也可以把自己已經完成、累積的事情通通列表出來。

這時候,你可能會對過去的自己,發出一聲真誠的讚美,
並且接受現下暫時性的,常被認為是挫敗經驗的,小小轉彎,
而誰會知道,這一個彎,我們遇見的,會不會是最精彩且不容錯過的一站呢?

About Enya Hsu

「如果有一個人值得你用一生去追尋,那個人就是自己。」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